爱游戏下载app

汇集两岸热点 传递精选资讯

爱游戏官方网站-官网登录页面_下载app

全国学联是什么组织?

发布时间:2022-07-01 04:18:52| 来源:爱游戏下载app | 作者:爱游戏官网登录页面

  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驻会执行主席、广西大学学生会主席孙某在年初一次考试中作弊被免除主席职务。在公众关注考生诚信的同时,却对全国学联感觉陌生。事实上,这个自称团结和联系全国1.2亿大中学生,有93年历史的“神秘组织”似乎并不真正代表学生群体,而是一个由基层到中央的“官僚系统”。

  全国学联创立可追溯至上世纪初,以“书生救国”为主要特点的五四运动催生了一批爱国社团组织。1919年6月16日,数十名地方学联代表在上海成立“中华民国学生联合会”,学生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全国性组织。学联大会致电当时的北京政府,要求誓死拒约(巴黎和约)。在这一时期,全国学联的组织领导的一直是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内容。

  建国前,1949年3月,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简称全国学联)正式成立,确定全国学生联合会的任务是在中国的领导下,做党和政府联系同学的桥梁和纽带。1995年全国学联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对新时期学联、学生会工作进行调整。“学联、学生会是广大同学自己的组织,为同学服务是学联、学生会工作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职能。”

  各地高校和中学的学生会是全国学联系统内的基层组织。依据全国学联最新章程,全国学联在中国的领导和中国青年团的指导下开展工作。国民教育体系中的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和中等学校的学生会、高等学校和科研教育机构的研究生会、国外中国留学生团体,承认本会章程,均可成为本会会员。2005年新华网的报道称,全国学联已拥有10万多个团体会员,团结和联系着全国1.2亿名大中学生。

  全国学联的组织系统几乎是全国人大在教育系统的“翻版”。全国学联代表大会作为最高权力机关,每五年举行一次,选举主席,审议和批准全国学联主席团的工作报告。全国学联委员会是学联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的最高权力机关,常设全国学联主席团从事具体工作。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学生联合会是全国学联的地方联合组织。

  此外,全国学联主席团推选若干执行主席并实行驻会制度,每年从主席团成员中选拔3至5名代表,这些驻会执行主席在校学习时间可延长一年,驻会期满仍回原校原系科继续学习。驻会期间按国家规定的毕业参加工作的初期工资或见习期工资标准发放补贴,其费用由同级团委在行政或事业费中列支。

  五年一届的全国学联代表大会某种程度上就是各地学生会主席的“聚会”。以2010年8月召开的第二十五大为例,参会正式代表536人,党员(含预备党员)占58.58%。而2009年光明日报从教育系统获悉,全国大学生党员约占总人数的8%。参会37个主席团成员均是各地最知名大学、高中、科研机构,除北京、上海外各地仅有1个名额。

  全国学联大会的主席团还有主席团体和副主席团体之分,其中主席团体按惯例由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轮流担任。一份大会培训材料对此作出的解释称,这两所大学在亚洲乃至全世界都有广泛和深远的影响,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和广泛的社会影响,为全国学联发展做出过突出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陈伟去年炮轰“大学的团委和学生会早已成为高校的藏污纳垢之地”,言论引发社会对学生会存在意义和作用的争论。如果把学生会的上级机构全国学联纳入观察,就不难发现,如今高校学生会“官味”越来越浓,离不开来自系统内部的推动。作为全国中、高等学校学生会和研究生会的联合组织,全国学联章程中详细规定了学生会、研究生会的基本任务。也就是说,学生会实际上是全国学联的基层组织,接受县、市、省乃至全国学联的领导。

  广东某高校的BBS曾出现热门帖子,有高年级学生建议刚入学的师弟、师妹选择加入院学生会,才能得到更多好处。这里的好处不仅仅是保研、支教、评奖学金等方面对学生会干部明显的政策倾斜,要在各级学联有个“一官半职”,乃至代表学校开会,学生会干部是最基本的“配置”。

  媒体报道称,曾有校学生会主席将学生会看成初级单位,理由是“学生会受校团委领导,学生会的主要干部通过学校党委任命,党委还专门发了。”陈伟在《学生会:大学最阴暗的一角》中写道,领导人来学校视察,普通学生与领导近距离接触是没机会的,因为学生会干部显然更懂得见了领导要怎么说话。例如当年主席去北大图书馆看望同学,“照片出来大家就明白了,主席周围都是学生会干部。”搜索各高校主页关于学生会干部(一般是主席)参加全国学联代表大会的新闻,标题几乎无一例外会提到“载誉归来”。

  由于全国学联施行团体会员制,参会代表是由会员单位也就是各地学生会选派,被认为是代表全体学生的学生会主席自然是不二人选。但实际在基层,学生会干部从来都不是通过公开、透明、公正的民主程序选出来的,而是通过内部酝酿等方式产生。一个学生的性别、所属院系、与领导关系,对于他能否成为校学生会主席、常委、部长来说十分关键。

  通过团学(团委、学生会)系统坐上政坛“直升机”,已经成为中国常见模式。在近年来中国省部级官员任命的分析中,“共青团成为官员摇篮”屡被提及。据港媒统计,从去年10月到12月初完成换届的14名中国地方省委要员中,7人具有共青团履历。而全国学联正是直接受共青团指导的组织,第二四届主席刘凯的简历也印证着藉由学生会、学联寻找仕途捷径的可能性。1983年出生的刘凯历任全国青联副主席、北大团委副书记、北京市朝阳区团委书记,目前是甘肃灵台县委副书记、代县长。

  历任全国学联大会均提出学联、学生会其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同学服务,成为沟通学校与学生的桥梁和纽带。但事实上若不是执行主席考试作弊东窗事发,学生群体中知道或者了解全国学联的并不在多数。《人民日报》2010年刊登全国学联二十四大以来工作纪实中将学联启动“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培养工程”列为首要成绩,但这些成绩距离大中学生真实生活实在相差太远。以第二十五次全国学联大会为例,500多名各级代表齐聚北京,商讨修改全国学联章程,重要成果仅仅是诸如加入学联简称、英文译名和缩写这类的文法修改。

  让更多学生觉得“被代表”、“被联合”还在于学联以及学生会成为部分学生干部获取资本的渠道——当“同学官”不做“同学友”。 刻意迎合领导、老师,整个队伍中呈现服务意识淡化,责任意识不强,功利现象严重的状况。2008年媒体曝光济南某高校法学生为了当上院学生干部,光打点费用就花了5000多元。有学校还概括出“主席端架子,部长叉着腰,干事跑断腿”现象,有些学生干部“领导”只发令不干事,所配的助理不仅要处理各种杂事,有时还要为学生“领导”写各类发言稿。这样的“干部”怎么可能为同学服务?

  学联本来是学生“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自治组织,但由于基层组织学生会受校党委的领导和校团委的指导,资金使用和人士任免由党委、团委掌握。这种情况下,全国学联到基层学生会从上到下都是团委的代言人以及具体工作的执行者。在这个体系中,学联并不代表广大学生、而是代表上级领导,代表权力部门对学生进行组织、监控、管理。

  在一份针对北京市20多所高校学生会进行的调研中,研究者总结北京市学联在各高校学生会工作的领导作用具体表现首先是学联主席出席高校学生代表大会讲话,对高校学生会的工作作出肯定并提出要求;其次是学联响应党的号召、配合团委组织高校学生会代表参加五四青年节、申奥、国庆、建党等纪念活动,使高校学生把握时代脉搏、树立坚定的政治方向。(文/童剑)